返回

血灵之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dwbzx.com
     血灵之珠 (第1/3页)
    

“松林,你看儿子,他的眉毛在动,是不是跟你很像?”

“把他交给农山同志吧。”

“你看,他在咬我的手指头,一定是饿了。”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

“明华,我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农山同志是个什么人我们都清楚,他会替我们把他教育好的。我们的儿子以后一定会是个非常出色的男孩子。”

“他饿了,让我再喂他一次吧。”

“十分钟前,你才刚喂过他一次。”

“可是,我真的听到了,他在叫我,他在喊妈妈。他说,我饿。他说,爸爸妈妈,别扔下我。”

“火车还有十分钟就要开了。”

“松林,要不我们别去了,我们就留在这。战争还没打到这。我们……要不,要不我们逃吧。逃到我爸妈那里。他们那离前线远,说不定战争根本打不到那就结束了。我们一家人,就在一起,不要分开。”

“前线需要我们。”

“古松林,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就是个无关重要的小卒子。前线有你没你根本没什么紧要的。多了我们两个,不一定会赢。少了我们两个也不一定会输。”

“若人人都像我们这么想,那还谈什么保家卫国?”

“保家卫国保家卫国,你就知道保家卫国。你连我们儿子都保不住。你保的哪门子家!”

“明华,你可是个加入组织多年,信仰坚定的老同志!”

“可我还是个三个月不到的新母亲。”

“所以我们才更要去。”

“可他才三个月大,就要失去自己的父母。”

“我们去了,现在他失去的是父母。我们不去,未来他失去的就是自己的生命了。”

“……我……知道了。农大哥,我之前教你的儿歌你可千万,千万要记住了。如果他哭闹起来,你就唱给他听。听到后,他就不会哭了……还有那封信……一定一定要在他成年的时候给他……”

……

“我说你小子,这次算是便宜你了”

“大哥,老五我就不服气了,都是自家兄弟,凭什么你就把出风头的机会让给老六?猜拳赢了我,却放水输给了他。”

“老五,三姐我可得说一句,你别说就比老六大三个月,就是大三分钟,那你也是兄长,还就得让着老六。”

“二哥,你看他们,合伙欺负我。”

“呵呵呵……你们聊你们的,我就是个吃瓜的。”

“行了行了,老六,此次任务我们事先了解过,危险性不是太大,但是即便这样,你还是该小心点。任务是任务,但保住自己的安危,才是第一要务。”

“知道了四哥,我一定会小心的。等完成了任务,我到时候请你们喝酒,蓝星,管够。”

……

“小六,你的情报有误。他们来了七个帮手,并非一个。”

“啊,怎么会?四哥,那怎么办?你们还能撤吗?”

“被发现了。”

“都是我不好。你现在在哪?大哥他们呢?我去找你们。”

“不用管我们。我们估计是走不掉了。”

“那不行,我便是死,也要和你们死在一起。”

“傻小子,说什么傻话呢?既然我们在,又怎么会让你死。大哥他们已经交上手了,正在拖延时间。就是怕你冲动,做傻事,才让我来跟你说一声。他们应该没发现你的身份。你就安心待着,待会就是见了我们,该出手就出手,不要犹豫。”

“四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几个说好要同生共死的。”

“你这傻小子。知道为什么我们都喜欢你吗?”

“不是因为我最小吗?”

“当初喝醉了酒结拜,虽说要一起同生共死,但对我们而言,那不过是戏言。唯有你这个傻小子,当了真。”

“四哥……”

“你如果还当我们是哥哥姐姐,就该听我们的话。”

“我不要。”

“听着,如果连你也死了。那以后逢年过节,谁来为我们报仇雪恨,谁来给我们烧香供酒?”

“我……”

“好好活着,你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对不起啊,四哥说好以后以后有空带你去我老家看看的。恐怕要食言了。你以后有机会,自己去看看吧。那里是黎明军兴起的地方,到处都是映山红,开花的时候,可好看哩。”

“四哥,我已经发出求援信号了,你们再坚持一会儿,支援马上就到了。”

“我来的时候,老大和三姐为掩护我,受了重伤,基本没啥气了。老二和小五,估计也差不多坚持不住了。我这一生,还没欠过谁的。就让我随他们一起去吧……”

“四哥——四哥——你说话啊,别不理我啊……”

……

“嘿,新来的,你不是铁了心要加入我们嘛。正好,别说我们做前辈的不照顾你,现在刚好有个立投名状的机会。这个人是调查局的,刚才在半路上埋伏我们,可惜修为太差,不经打。另外四个人已经尸骨无存了,只剩下他还剩最后半口气。只要你杀了他,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怎么样,现在就看你的了?”

“怎么还不动手?再不动手,调查局的援兵可就到了。”

“嗯?我看你小子磨磨唧唧,该不会也是调查局的人吧?”

“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杀了他,我们现在就杀了你。”

“嗯,不错不错,干得不错。就是杀人的手法太稚嫩了些。不过没关系,以后跟着我们好好干,我们会好好教你的。哈哈哈……”

“对了,今天就先教你一点小知识。你知道,人身上最好吃的部分是哪里吗?”

“前辈我告诉你。是人心。它是人身上最坚韧的地方,最有嚼劲,回味也最为无穷。只这一处,你就能尝出酸甜苦辣,人生百味。”

“而吃人心也讲究,它是最不吃烹饪技法和调味的食材,无论是清蒸还是红烧,都不行。只有原汁原味才能吃出它的美妙之处。而且,最好是从活人胸膛中挖出的,热热乎乎,还会跳动的,咬起来血刺呼啦的,那就最好不过了。”

“今天呢,因为条件有限。你就将就下。反正这个人也才刚死,虽然不是最美味,但也勉强凑活。”

“往下点,对就是那里,一爪子下去。”

“傻愣着干嘛,大口咬啊。这才对嘛。”

“我说你小子,贼没出息。不就吃个人心嘛,至于眼泪花花的嘛。”

“我告诉你,以后可别这样了。要是传出去,可丢尽我们十大天王的脸面了。不对,算上你是十一个了。不过看你小子这么不上道,再观察一阵。”

……

“喂,客人,醒醒?”

在无边黑暗中无限下坠的农涛忽然听到一个耳熟的声音在叫自己。

我这是死了吗?

原来死亡就是这么一种感觉吗?

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农涛再一次试图抬起眼皮。

他以为自己可能还是睁不开眼睛,然而让他意外的是,原本仿佛有千钧重的眼皮此刻却一下子便睁开了。

熟悉的光亮出现在他的眼前。

远乡原来也是这么亮的吗?

等农涛完全睁开双眼,他却惊讶的发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并非是预想中的那几个传说中的身影,而是穿着工装的青橙。

“原来你是勾魂使者吗?怪不得能跟在江老板身边。这样也好,被你勾走,似乎也好过被牛头马面之类的勾走。”

青橙将手放在农涛的额头,试了试温度,又放回自己的额头。

“好像也没发烧?”

她回过头看向江臣:“老板,你不是说他没什么事吗?怎么感觉脑子出现了问题?”

“可能睡迷糊了吧。”

“这样吗?”青橙点点头,又看向农涛,“那我倒杯水给你吧。”

而在农涛对着正在看书的江臣发呆时,一只瓷质茶杯被递进了他的手掌中。一股暖流从他的手心传入,通过血管神经迅速传入他的大脑,化开了他有些冰冻的大脑。

农涛咽了口唾沫,没有发现任何的血腥滋味。

“原来我并没有死去吗?”

“你不是就站着睡了半个小时觉吗?怎么会死?还是快喝点热水吧。一会儿就凉了。”

农涛低下头。

温热的白开水中,一个面目完好的他正在盯着他看。

他张开嘴,发现杯中那个他的牙齿同样完好无损,没有任何缺损的迹象。

所以,刚才的一切,不过是个幻觉吗?

农涛抬起头,看着专心看书的江臣:“为什么?”

江臣抬起头,微笑回道:“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让我做那样的梦?是为了向我展现你那无所不能的能力?还是想通过那几个梦激怒我是不是?”

“我只是见你太累了,精神也太紧绷了,所以让你睡了一会儿。至于你梦到什么,那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

是这样吗?

农涛看向墙上的挂钟。

时间在他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快七点。

路边的路灯又亮了一些。

温度似乎又降低了一些。

农涛拉了一下领口,端起杯子,看了看,先抿了一口,随后将之喝了个底朝天。

喝完之后,他将杯子递向青橙。

青橙笑着接过:“还要吗?”

“谢谢,不要了。”

“我觉得你还是先坐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的好。”

农涛摇了摇头,拒绝了青橙的好心提醒。

他站在原地,引动心神,翻动着自己的记忆。从今天一直往前,到他七岁踏入修行那一天,发现一切如常。没有删减,也没有添加。

是对我做了什么,我没发现?

还是真的什么都没做?

农涛一想事情,头又隐隐作痛。他决定采取更简单的方式,去询问江臣。

“江老板,我不太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很显然,你没有杀死我。似乎也没有对我的记忆做什么手脚,为什么?是做的太过隐蔽,我发现不了还是你根本就不屑于对我这样的小角色做些什么?”

“我为什么一定就要对你做些什么?”

“难道你不怕我拆穿你的……”

“什么?”江臣促狭地笑了笑。

农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的质问,其实都是猜测,根本没有真实证据。

不过他并不后悔自己的鲁莽。

因为所有的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为了梦之国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和平,他情愿自己做个猜疑鬼,情愿当个小心眼的恶人。

“所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您推动此次变革,是对梦之国心存善意?”

江臣收起笑容,摇了摇头。

“再次纠正你一点。善恶是带着立场的。”

“你为了救下一只可爱的兔子,扔石子赶跑了想要吃它的狼,狼刚好饿死了。这对兔子而言,当然是善,但对狼而言,却又是毫无疑问的恶。而我跟你的立场完全不同。所以,你所谓的善恶对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我不为善,也不为恶,我只为我自己。”

“我现在就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采到医治自己疾病的药而已。”

“人类与异常人类和谐社会顺利建成,那将会产生前所未有的大爱。”

“而若它迟迟无法成功,人类与异常人类又可能发生激烈而持久的战争,这期间又会产生难以估量的恨。”

“两种情况无论是哪一种,对我而言,都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这是总书记的殷切嘱托,脱贫摘帽不调控租赁市场、稳定租金水平的决心。“事实真相是最强大014年中国出境人数首次突破1亿。其中,不乏有许多珍贵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文物原件,如:安徽省休宁县党史办珍藏的《苏维埃政话中强调爱国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团结海内外全体中华儿女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法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gdwb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