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画地为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gdwbzx.com
     画地为牢 (第1/3页)
    

叶风流偷听到领头两位骑士的对话,已经猜到了为首的白衣骑士必然就是刘一彪,不由得对二王子的观感又下降了几分。

  他将目光转向那些半兽人和四个假扮者,却不由得表情一滞,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群演”已经恢复了正常行动速度,喊杀声、动作和表情也都十分到位。

  叶风流相信如果不是自己早已知道内情,一定不会猜到他们是在演戏。

  瞬间他看戏的兴致就变得浓厚起来,不过事情的发展要比他预料的还要“精彩”,精彩得有些过了头。

  就在那四个假扮公主修行团的家伙一边得意的看着“义军”对张口结舌的半兽人痛下杀手,一边将怀中竹笛掏出准备按计划吹响通知大军前来围剿时,那些骑兵已经在半兽人中冲出了一条血路,闪电般冲到了他们的近前。

  接着他们就和那些被欺骗的半兽人一样露出了张口结舌的表情,因为无数道刀气、灵魂火符和各种法术攻击已经从那些骑士的武器中发出,集体笼罩到了他们的身上,瞬间就将他们变成了四堆烂肉。

  看到这个情景,剩余的在场所有人和兽都立刻诡异的呆在了原地,如出一辙的露出了疑惑和惊恐的表情。

  “头领,你说的没错,传言果然不可信,这三个拿着神兵的家伙根本不堪一击。”

  “呃,不对,连他们的神兵也是假的!”

  “头领,我们好像发力有些过了,公主已经……”

  刘一彪看着已经变成烂肉的“公主”尸体,眼睛突然变得通红,用颤抖的声音对正检查现场的手下咆哮道:“谁让你们攻击公主的?你们瞎了吗?”

  “头领,是你定下策略,让我们必须全力以赴的,并且要先攻击公主好逼着三个王者之师无暇自顾的……”

  “混账,那我也没有让你们杀了公主啊!”刘一彪惊慌失措道:“这下我们死定了,怎么办?怎么办?”

  “头领咱们干脆都赖到白马义军头上好了,怕什么啊!”

  “也只好如此了……”刘一彪正神思恍惚间,却看到一个三米来高的半兽人统领怒气冲冲的跑到他眼前大吼道:

“你们搞什么?不是说好的只是演戏吗?你们这演得走火入魔了吧?我不管,我们演得很专业,演砸的是你们,等下你们那个什么穆会长来了,你得告诉他,除了答应我的条件外,被你们杀掉的这几个兄弟你们得做出足够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情正糟糕万分的刘一彪不等半兽人统领说完,便已经出其不意的挥刀削去了它半个脑袋,然后喊道:“小的们,把这些半兽人都给我杀了,一个都不准放走。”

  那些正发呆的半兽人眼见自己统领也被人砍了,这才真的惊慌起来,乱哄哄的就奔最近的森林冲去。

  一直吊在队尾的那个屁股上还插着餐刀的伊扎此刻变成了跑在最前面,他听见身后不断传来半兽人的惨死哀嚎声,再也顾不得伤势,跑得飞快。

眼看着他即将冲进森林,嘴角露出喜出望外的笑容时,一群手持兵刃的人类却突然出现并挡在了他的面前,伊扎脸上的笑容瞬间变成了绝望。

  这时罗驿丞的声音突然在叶风流耳边响起:“不好,那是穆会长的儿子穆英雄,他带着会里100名精英勇者赶过来了,真是太年轻了,这怎么办?”

“此刻李总旗一定正带大军向这里赶来,如果他们暴露了身份在两支骑兵内外夹击下就死定了!要不我们还是先撤退吧。也许我们可以趁着穆英雄他们与军队大战的混乱时机偷偷溜出包围圈,还是公主的安全最重要。”

  罗驿丞的话声刚落,叶风流就又接到了系统提示:

  你发现了特殊支线任务,白马行会。

  拯救白马行会来救公主的精英勇者,将他们送出沃玛森林并脱离敌兵的追击。每成功拯救一名白马行会勇者奖励50轮回点,拯救穆英雄额外奖励1000轮回点和白马行会的效忠。

  看完任务提示,叶风流立即小声对尚伊几人说了句:“跟上我,别说话。”说完他就毫不犹豫的跳出大树,冲着刘一彪大喊起来:“穆英雄,别动手,都是自己人!”

  刘一彪此刻正追到了最后一只半兽人伊扎的身后,刚想举起手中凝霜宝剑作势欲劈,就听到了身后突然传来叶风流的呼喊声,他稍一犹豫,无处可逃的伊扎已经乘机扑倒在地,将脑袋插在一处杂草中不动了。

  这时候穆英雄和那些穿着商队伙计衣服的白马行会精英勇者们也看见了刘一彪率领的那500名白衣骑兵,他们还以为行踪已经暴露,正准备动手时就听到了叶风流的话。

穆英雄犹豫了下终于挥了下手,做出了暂停进攻的指示。

  “幸好我来的及时!”叶风流快速跑到刘一彪马前,给他递了一个夸张的眼色,然后这才对着对面的穆英雄等人喊道:“这不是白日马行的少当家吗?你们一定是听到这里半兽人的声音,特意跑过来查看的吧!”

  “不用担心,这里有穆英雄在,半兽人已经被剿灭了,公主也安然无恙。”叶风流大声喊完,突然把对穆英雄说话的音量放小了些,但特意让刘一彪也能听到:

“你们怎么跑这里来了,李总旗正扮演白马义军的穆英雄,好等待叛匪自投罗网呢,你们突然冲过来要是打草惊蛇坏了李总旗的大事,一百个头也不够砍的。”

  叶风流自信这么一说对面真的穆英雄定然能够明白自己的意思,只要稍作推诿,他自然有办法让明显少根筋的刘一彪放他们离开。

  哪知道穆英雄那边却突然蹦出三个肥头大耳的商人来,一脸惊慌的跑到叶风流和刘一彪身边齐声颤抖道:“不关我们事,不关我事们啊。”

  其中穿黄衣服的商人一脸苦相的接着小声道:“小的几个可不是白日马行的,我们三个都是银杏联合商会的管事。”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的资金有些周转不开,总会长没有办法之下这才想到让我们去白日马行去借些资金和物资周转一下。”

“我们也知道白日马行一直有传闻和白马起义军关系密切。但李总旗你也知道,我们银杏商会需要供养第四海陆军团,要是因为发不出军饷闹得兵变,那可就不得了了。”

“再说我们会长说了,借白日马行的钱物我们是不准备还的,我们只是想骗……哦,只是权宜之计,对权宜之计。”

  “哦,这么说,这些白日马行的人还真有可能是叛匪?小的们给我……”刘一彪眼睛一瞪就想下令动手。

  叶风流见势不妙连忙阻止:“李总旗,等一下,咱们借一步说话。”

  刘一彪疑惑的看了叶风流几眼,这才发现这个和自己说了半天话的年轻男人和他身后跟过来的几个,除了罗驿丞自己竟然都不认识。但他仗着自己人多,又听叶风流口口声声称自己李总旗明显认得自己,便感觉这小子似乎不一般,终于耐下性子和叶风流往一旁走去。

  走了一小段,刘一彪估算距离差不多了,便谨慎的不肯再走,而是狐疑的压低声音道:“你是谁?喊我做什么?”

  “你还好意思问我是谁?”叶风流故意露出冷厉的神情,“刘一彪你刚才干了什么?难道自己心里没数吗!”

  “哈!”没想到叶风流用这个态度和他说话,刘一彪刚要动怒,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杀了公主,这才明白叶风流话中含义,冷汗刷的就下来了,眼神变幻不定,竟然渐渐多了丝杀意。

  叶风流将他变化看在眼里,却是不惊反喜,指着半兽人伊扎严厉道:“我是陛下身边谋士,人称沈叶师。”

“陛下通过这个半兽人线人的报告得知白马义军的匪徒联合了半兽人想要在沃玛驿站劫走公主殿下,所以将计就计特意派我和李总旗过来围剿这些亡命之徒。”

“本来陛下的计划是让我们几个假扮公主和其师傅来引诱匪徒现身的,没想到公主殿下任性,非得自己悄悄的跑到我们前面亲自充当诱饵。”

  “本来这也没什么,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可是没想到你刘总兵好胆子,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谋害公主,并且破坏了陛下的除匪大计。这回不仅你死定了,我们也要跟着你一起掉脑袋了。”

  “啊……”刘一彪闻言有如五雷轰顶,双目无神的呢喃道:“死定了?我没想杀公主啊,更不知道陛下的计划啊,我冤枉啊……”

  “你先别慌,也许现在你我还有一线生机。”叶风流突然又沉声道。

  “一线生机?”刘一彪眼中多出了一丝神采,“叶师你快说,我们该怎么做?”

  “戴罪立功!”叶风流意简言赅。

  “好,叶师怎么说我照做就是,如果能躲过此难,我刘一彪必有重谢。”

  “刘大哥的重谢我可不敢收,我也不过是想自救而已。”叶风流露出苦笑,“咱们只有将白马义军的匪徒尽数击毙,去了陛下这个最大的心病,再将公主之死赖在白马匪徒手上,才有可能逃过这一劫啊!”

  “好,叶老弟你这个朋友我交了,你快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刘一彪露出感激之色。


     赵立坚指出,虽然美国政府后来取消了“禁穆令”,但今年4月发布的《总统关于斋对此有何评论?中国政府是否会协助印尼政府减轻抗疫压力?。他说:“我们共产党人好、放下包袱、争取主动。 手机端网址:m.www.gdwb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